Home 飛行員甄選甄選篩出 / Select-Out 甲類飛行員體檢:飛行員心理健康的法規要求

甲類飛行員體檢:飛行員心理健康的法規要求

by Undercover Psychologist

當甄選流程走到擇出(Select-Out)階段,考生會被安排到航醫中心進行體檢,以判定是否符合甲類體位的各項規定。各國相關的航空人員體格檢查標準,都有列出了一些心理健康的指引,以供臨床醫師及心理師據此進行檢核;在2015年發生不幸的德國之翼空難後,更可預見心理健康的評估會越趨嚴格。到底臨床心理師怎麼理解檢查標準的要求?又有哪些可能的模糊定義,是航醫中心在實務上的大難題?

如果今天開一個招募說明會,除了「考什麼」之外,最常出現的問題大概是「我有⋯的狀況,是不是不能考」的問題。什麼能考什麼不能考,除了報名的資格外,大概指的都是某些條件是否符合甲類體檢標準;有些補習班甚至會先建議先去做體檢,先去看看身體行不行。這個建議在選擇自訓CPL的同學十分重要,但若是選擇報考培訓的考生而言,考慮Select-in/Select-Out架構,還沒報考就花很大一筆錢,很有可能得不償失。

事實上,多數的生理條件都十分明確,只要看一下體檢標準就可以知道;但心理健康的部分就沒有那麼清楚,有很大一個原因是準則用的字需要解釋。曾經有考生詢問這個問題,說在利用大學暑假兩個月當兵的期間,有過一段期間情緒很好,會在營區中唱歌跟斥喝班長,過程中不是太有記憶,但只記得後來在營區被送醫後,就再也沒有回營區。當時的診斷是躁症發作。四年來,考生一直穩定用藥到現在,情緒控制的非常好,完全沒有復發也沒有鬱症發作,甚至醫師不太反對可以試著停藥;在這個狀況下,到底能不能考?

航空人員體格檢查標準

台灣最初的航空人員體檢標準是跟著美國 CFR Part 67 在心理狀態(Mental)的章節編制,但2016年有過修正,修正後的規範較之前來的更為精確。以下是根據台灣現行《航空人員體格檢查標準》的原文規範:

《航空人員體格檢查標準》 第十七條

精神疾病:不得有下列情形之一之病史或經鑑定確定:
(一)思覺失調類群及其他精神病症。
(二)嚴重精神官能症、壓力相關障礙症及體化症。
(三)人格或行為失常,其嚴重性已達反覆表現之程度。
(四)精神活性物質相關障礙症及成癮。
(五)特發於孩童期與青少年期之行為及情緒疾患。
(六)任何足以影響安全執行職務之精神疾病。

必須要強調的是,根據規定,只要有過病史就很有可能不符合。因此在航醫報名體檢時詢問「我有⋯⋯所以能不能考」的問題,通常航醫都會建議直接建議有過病史的考生放棄評估。我們可以再細看條文的一些描述。

思覺失調症及精神病症

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是一種腦部器質性受損,影響到邏輯思考和認知功能的疾病。正性症狀(包含妄想、幻覺、語意的前後不連貫)是這個疾病的最主要明顯特徵,而且任何一個正常人應該都能夠發現其行為怪異。由於這個疾病會影響到思考的邏輯,很明顯會讓駕艙組員執勤時失能,甚至覺得可能有人要害他或對其不利,因此當有組員罹患這個疾病,大概就無法再繼續從事飛行任務。這個診斷及病徵明確,大概是清單中最沒有問題的一個項目。

精神官能症、壓力相關障礙症及體化症

這個條文在定義上就比較難處理,因為疾病種類跨幅度實在是太大了。

精神官能症(Neurosis)廣義來說,是指那些情緒困擾的診斷,例如雙極性疾患(大家熟知的躁鬱症,也是前面故事的診斷)、憂鬱症(重鬱症、輕鬱症)及焦慮症。壓力相關症狀,較為民眾熟知的應該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但各種和壓力相關讀症狀,如急性壓力症或是最常見的適應障礙,可能都在裡面。最後,這裡提到的「體化症」,根據立法要旨解釋,包括慮病症、心因性疼痛及轉化症,是各種心理因素但以生理方式來表現的疾病。

整體來說,這個條文是想要處理任何成年期有造成明顯情緒困擾的診斷;如果應徵者有明顯的情緒困擾,無論是哪一個診斷類別,最後都可以歸類到這個條文來認列。但因為涵蓋的範圍實在是太寬了,條文寫法上實在是令人困惑。

人格或行為失常致反覆表現

這個條文主要指的是性格疾患(Personality Disorder)。性格疾患主要是在認知、情緒與人際功能三個領域上,表現明顯偏離在其置身文化脈絡下的常態,並且有明顯的社會能力及職業等功能受損;至DSM第五版,仍是維持三個類群、十個性格疾患診斷的分類。有些性格疾患相較而言較為大眾所知,例如邊緣性人格疾患(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條文上寫「嚴重性」已達「反覆表現」其實有些拗口,他的原文是從FAA體檢標準中的英文(repeatedly manifested itself by overt acts)翻譯而來,在這裡只是要說明程度和發生的頻率。事實上,臨床工作者在剛接觸的初期,大概都只會描述某人有可能有怎麼樣的特質;要有較長的接觸,才有可能在性格疾患上給予正確的診斷。要在一個十五分鐘的評估內完成性格疾患的鑑別診斷,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通常都是因為組員行為有異,被轉診回來給航醫做仔細的評估。

精神活性物質相關障礙症及成癮

精神活性物質在立法要旨中,提到以下幾種:酒精、咖啡因、大麻、幻覺劑類、吸入劑類、鴉片類、鎮靜安眠及抗焦慮劑、興奮劑類及菸草類等。這條文要處理的是物質使用障礙症(Substance Use Disorder),無論哪一種物質,當出現了超出文化可理解的大量使用、耐受性(tolerance)增加(本來一點點的現在需要使用很多才會有相同的感覺)、在不使用的時候明顯感覺不舒服而開始有戒斷症狀(withdraw symptoms),就需要開始考慮是否有物質使用障礙症的一些表現。

在各類的物質使用中,最麻煩的應該是酒精。航空業在過去十年,飲酒後值勤的新聞所在多有,大多數的時候都依照明知故犯而違反規定的方式處理;但其實有機會應該去評估,是不是組員有一些酒精物質使用障礙的困難。

特發於孩童期與青少年期之行為及情緒疾患

由於條文特別指涉兒童及青少年期,這裡主要提到的是神經發展障礙症(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s)的幾個狀況;但臨床實務中最常見的,大概是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及自閉類群障礙症(ASD,包含DSM-IV的亞斯伯格症)這兩個主要的診斷。

由於這是發展性疾患,而考生肯定都已成年期,這裡關心是的持續到成年都仍有一些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和自閉類群障礙症的一些明顯症狀。但倘若是小時候有,而成年幾乎已無症狀呢?自閉類群障礙症或許還有機會在一些小地方看到一些社會互動上的困難,但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很可能已經完全不再有症狀。就理論而言,不再有症狀就不應構成Select-Out的理由,但實際上仍要看航醫中心如何判定。

在體檢標準以外,無法被明說的那些模糊空間

所以這樣洋洋灑灑五大點,是不是幾乎都把整本《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都涵蓋了?其實沒有。

那也是個特殊的經驗:按著名冊,考生生理女性一共有三位,點名的時候最後只有兩位;點名男性的考生時,卻發現他且報告他沒點到名。後來經過關心才發現,他的自我認同就是男生,上廁所的時候也都是去男生廁所,並取得兩個精神科醫師的診斷,已經計畫明年要去泰國進行變性手術。這個在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五版(DSM-V)稱作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的診斷,假設今天他已經取得CPL而且有航空公司願意雇用他,根據體檢標準,這個狀況能不能夠取得我國體檢証?

這一類的問題一直都有,或許有時法規真的沒有辦法寫的那麼好。在《航空人員體格檢查標準》第十七條第六款的「足以影響安全職務之精神疾病」,其實給了航醫中心很大的空間,處理這種模糊的邊界。需要強調的是,航醫體檢是民航局代表國家執行公權力,手上握著剝奪人民從事特定工作的權力。保護飛航安全的價值,和尊重每個人從事某類工作的權利其實一樣重要。只有在握有充分的證據、完整的科學訓練和臨床工作的基礎上,才做出每個可能會影響他人的判斷。

結論

根據上面的討論,大概可以有以下結論:

  • 飛行員心理健康的Select-Out項目,規範在《航空人員體格檢查標準》之中。
  • 思覺失調症、情緒及壓力相關障礙症、物質使用障礙症、性格疾患、兒童期發展性障礙,是在航醫體檢最需要進行鑑別診斷來排除的項目。
  • 保護飛航安全的價值和尊重每個人選擇工作的權利,其實一樣重要。

延伸閱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