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飛行員甄選甄選篩出 / Select-Out 心理衡鑑是什麼?

心理衡鑑是什麼?

by Undercover Psychologist

圖:Shutterstock。

自從航空公司正式將「航醫中心心理衡鑑」納入官網的甄選階段後,「心理衡鑑」一詞開始慢慢被航空人員和考生所熟悉。但心理衡鑑到底是什麼?維也納測驗是不是就等於心理衡鑑?在航醫中心、民航局、航空公司之間的三角關係之中,誰才是心理衡鑑服務的對象?有別於一般精神科服務的狀況,心理衡鑑在航空業中的三角關係中非常特別。

心理衡鑑目的在形成診斷及概念化

如果在網路上搜尋「心理衡鑑」這個詞,大概很快的都會搜尋到醫院的一些掛號指引,說明這是一種檢查。心理衡鑑是一種使用心理測驗、晤談、行為觀察等等各種資料來源,經過假設驗證及推論,對個案的心理狀態,形成診斷及個案概念化的過程。

這個定義基本上能清楚區分心理測驗和心理衡鑑的不同:心理衡鑑的目的在形成診斷及個案概念化,而心理測驗只是心理衡鑑使用的一種工具。但倘若目標只是在形成某個能力的解釋,使用心理測驗一詞也是可行的。例如,華航實際上只安排考生在航醫中心執行維也納測驗,沒有晤談等其他各種資料搜集,目的也只是在取得測驗的結果,則這事實上只是一個心理測驗而已。

一但使用心理衡鑑這個詞,就界定這個評估是個醫事行為,必須交由心理師來執行。關於心理師的業務範圍,定義在心理師法之中:

《心理師法》第十三條

臨床心理師業務範圍如下:
一、一般心理狀態與功能之心理衡鑑
二、精神病或腦部心智功能之心理衡鑑
⋯⋯

心理師法同時也律定諮商心理師也能做心理衡鑑,但由於甲類航空人員體檢的目的是在檢驗及排除精神疾病,這個業務在法規上僅限臨床能做,因此航醫中心的心理師都是臨床心理師。

國家才是Select-Out階段心理衡鑑的服務對象

不知道曾經至航醫完成體檢的朋友們,是否曾經嘗試著到航醫調閱自己的衡鑑報告?對維也納測驗來說,航醫允許大家自行查詢自己的認知分數和性格分數;但正式的心理衡鑑報告,是否不能調閱出來?今天倘若不是在航醫,而是任何一間一般的醫院,個案掛號繳檢查費用,自費安排進行檢查,所形成的心理衡鑑報告變成病歷的一部分,本人卻不能進行病歷調閱及申請副本,多數的人都會覺得這違反倫理守則吧?

這個問題問了航醫很多次,而官方標準回答表示:體檢証是航醫中心發出的唯一正式文件。說實話,這個回答實在不是好答案,因為唯一發出的正式文件跟倫理上的議題是兩件事。但後來看到美國在就職前評估(即Select-Out階段)的受評前知情同意說明,突然明白了這個設計的原因:

  • 在本次評估中,FAA(美國民航局)才是本次評估的案主及受益人及評估結果的所有者,包括報告和測驗結果
  • 在本次評估中,不存在醫病關係(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不會有任何關於評估的回饋或治療的提供
  • 有限的資料保密性:評估前請個案確實知悉,這些評估資料會去FAA以判定體檢資格
  • ⋯⋯

但同時,美國航醫也接受個人單獨尋求掛號就診,此時,他的受評前知情同意書會顯得不一樣:

  • 在本次評估中,存在醫病關係,臨床心理師有責任提供評估回饋及安排適當治療
  • 個案是本次評估的受益人、評估結果的所有者;但當這個衡鑑中的資料有影響到體檢資格時,會需要將這些資料通知FAA,以供FAA進一步安排適合的檢查
  • 相對較完整的資料保密性:絕大多數的資料都會保密,例如心理師的回饋及治療安排;除了那些影響到體檢的項目,會告知FAA,以供FAA進一步安排適合的檢查
  • ⋯⋯

在美國的架構裡,可以清楚的看到:於Select-Out階段,國家才是航醫中心的服務對象,考生不是這個受評資料的擁有者。這基本上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不能向航醫調閱個人心理衡鑑紀錄的主要原因。只是航醫中心沒有解釋這件事,我也不清楚在台灣進行體檢時,航醫中心是否確實在知情同意上清楚告知考生相關的議題。

心理衡鑑的轉介問題

一般而言,心理師接到衡鑑的轉介需求,第一步都會先確定要評估的問題有哪些。可以大概想像由轉介人員對心理師問一個問題,然後心理師會選擇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各種工具,例如心理測驗、晤談等等,經過假設驗證和推論,得到一個最後的答案,撰寫報告後回覆給提問的人。

在Select-Out階段做心理衡鑑,通常只會有一個問題:

考生是否符合體檢標準?(Is the airman fit for duty?)

也就因為問題是固定的,而且反覆做,心理師選擇的測驗工具通常就會十分固定。這也就形成考生在航醫中心進行心理衡鑑,做的事情都是長一樣:做維也納,寫一份(或數份)很長很長的問卷,裡面問一堆莫名其妙的問題,晤談。但倘若今天這個衡鑑是由航空公司轉介,或是由個人自己求診掛號,這個問題就會不一樣:

這個特殊的狀況,是否確實存在?(Does a specific condition exist?)

這個狀況於航空醫學而言是否已達顯著?(Is a condition aeromedically significant?)

是偶爾發生,或是不預期的發生?(Occurs suddenly or unpredictably?)
有沒有可能造成突發性的失能狀態?(May cause sudden or subtle incapacitation?)
這個進程是否不可預期?(Progresses at unpredictable rate?)
是否需要安排治療?(Requires frequent, exotic, or invasive tests or treatment?)

此時,心理師選擇的工具就會因著問題的不同而另行安排。

結論

根據上述的討論,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 心理衡鑑是一種心理測驗、晤談、行為觀察等等各種資料來源,經過假設驗證及推論,對個案的心理狀態,形成診斷及概念化的過程。
  • 只做維也納測驗不是心理衡鑑,只是得出心理測驗的結果而已。
  • 心理衡鑑是醫事行為,僅能由心理師來執行;由於體檢標準要排除精神病,航醫中心都是臨床心理師。
  • 在Select-Out階段執行心理衡鑑,國家才是航醫中心的服務對象,考生不是這個受評資料的擁有者。
  • 在Select-Out階段執行心理衡鑑,轉介問題通常只有一個:考生是否符合體檢標準?

延伸閱讀

Front, C. M. (2016). Personality assessment consultation opportunities with the FAA: An orientation to FAA practices and standards. in Society for Personality Assessment Workshop, Chicago, IL. 要特別感謝科技部補助研究生出國參與國際會議的計畫。

Leave a Comment